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要闻 云南在线 2023-08-19 513浏览

正陪家人旅游,国企原董事长被留置

“自己没有把握好,特别是自己的党性不断地弱化。说自己是党员领导干部,但是把‘党员’忘了,只把‘领导’这两个字记住了。出门在外,不管是工作还是其他的活动,都是以领导自居的。这些方面弱化得已经是见底了。”

8月18日,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忏悔实录》栏目披露了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国强的忏悔录。



刘国强

刘国强出生于1957年8月,河南夏邑人,曾任内江市委副书记,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四川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川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四川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刘国强于2021年4月退休,7月7日中午被留置,当时他正在陪家人在外旅游。

在留置室,刘国强用“恍如隔世、心慌意乱、不知所措,紧张、迷惘、恐惧”来形容当时的自己。从忏悔书中可知,当时他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在想,自己交代还是不交代、组织知道多少,哪些知道,哪些不知道,思想斗争很激烈,自己陷入到了极度的矛盾之中。”

组织发现了刘国强的思想情绪,给他做思想疏导工作。最终,刘国强把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一件件、一桩桩进行了交代。



刘国强

据官网介绍,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四川省委省政府批准首批组建的省级大型投融资运营公司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组改革试点。

然而,该集团近年已有多任“一把手”落马。2014年12月,时任川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顺福被查;2021年7月,刘国强被查;2022年11月,接任刘国强的刘体斌被查。

可以说,刘国强于2016年2月上任之时,任务之一就是净化川投集团的企业风气、政治风气。然而,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沦落的呢?在忏悔书中,刘国强写到了自己被“围猎”时的心态变化。

“随着自己职位的提升,‘围猎‘的人多了,面对这些人,我思考着,比较着,他们年龄比我小,学历比我低,贡献比我少。但是他们的钱比我多,有车、有房,都是豪华的、高级的,生活过得比我滋润潇洒。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钱,承担了多大的责任和压力,自己读了多少年的书,多辛苦,拼到现在也就这样。心态已经不平衡了。”

诱惑之下,刘国强“在伸手和收手之间转换,在贪欲和理性之间斗争,在纪律戒尺和侥幸心理之间徘徊”。最终,从红包到礼金,从小钱到大钱,从拒收、不敢收、半推半就地收,到心安理得地收,再到麻木地收。



刘国强被执行逮捕画面 《忏悔实录》截图

2022年3月,刘国强被开除党籍。同年12月,因犯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80万元。

面对镜头,刘国强声泪俱下:“我认识到了自己违纪违法犯罪的根源,所以我非常非常地悔恨,我决心一定要知罪、悔罪和改罪。说实在的,我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犯了这么大的罪,应该受到怎么样的处理。但是自己确实是很难接受,但是也要接受,接受法律的审判,接受劳动改造。”

来源:长安街知事

延伸阅读

百亿国企现23人被查腐败窝案 "一把手"落马细节首披露

2020年开始,包括原任董事长王创民在内,太重集团先后有7名集团领导以及10余名中层干部相继被查。

山西省纪委监委称其为“太重集团腐败窝案”。

9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了窝案调查的重要细节。



王创民

国企“一把手”审计报告呈报省委

王创民出生于1962年10月,曾在太重集团工作38年。

2012年2月,王创民成为集团一把手,开始担任太重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太重集团全称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50年,是新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家重型机械厂,于2008年跨入百亿企业行列。

自2011年开始,太重集团的销售规模始终位于我国重型机械行业首位。但从2012年开始,这家百亿国企却一步一步走向了资不抵债、急需脱困求生的境地。

《中国纪检监察报》指出,“企业出现这样的困境,与腐败问题有直接关系。”

2019年9月,山西省委第五巡视组对太重集团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常规巡视工作。

2020年1月,巡视组向太重集团党委反馈了巡视情况。

反馈后刚过了1个月,也就是2020年2月,王创民便离开了太重集团,转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

2020年5月,山西省审计厅开始进行王创民任期经济责任审计。



网络截图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披露,王创民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报告被呈报到了山西省委。报告显示,在他担任一把手的短短8年时间,企业债务危及经营、管理百孔千疮,部分项目投资面临巨大损失风险。

2020年10月,山西省纪委监委发布通报,王创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2021年8月,王创民被双开。

双开通报中指出,他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利用职权为特定关系人经营活动提供帮助;贯彻执行上级决策部署不力;滥用职权、严重不负责任、为特定关系人非法牟利,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23人被立案审查调查

在王创民落马之后,太重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张志德,集团原党委常委、董事范卫民,太重集团副总经理杜美林,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专职外部董事张克斌(2000年4月到2019年1月担任太重集团副总经理),太重集团副总经理王春乐,太重集团原总经济师曹纪生接连被查。



范卫民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山西省纪委监委成立了7个专项工作组,分别对太重集团旗下的起重、新能源、轨道等七大板块开展调查核实,以虚假合同、关联交易为切入点,深挖彻查以公谋私、“靠企吃企”等行为。

除了7名集团领导,太重还有10余名中层干部相继被查。

此外,2021年3月底,山西省纪委监委下发通告,敦促涉嫌违纪违法党员和公职人员主动交代问题。1个月内,有23人向山西省纪委监委和太重集团纪委主动说明问题。

专案组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已全面清查太重集团八年时间项目亏损、陷入资不抵债、国有资产损失的问题,严肃查处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人员腐败问题,先后对23人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两次下发纪检监察建议

除了查办腐败窝案,企业发展如何脱困?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披露,山西省纪委监委曾两次向太重集团下发纪检监察建议。

2021年4月,山西省纪委监委向太重集团下发了开展领导人员、管理人员等违规经商入股企业问题专项治理的纪检监察建议。

3个月后,山西省纪委监委又下发了第二份纪检监察建议,督促太重集团开展内控体系有效性自查、加强内控能力建设。

太重集团现任党委书记、董事长韩珍堂表示,针对腐败案件中的问题,集团党委根据纪检监察建议逐条逐项对应整改,并举一反三,重整政治生态,彻底解决党建与业务“两张皮”、现代企业公司治理结构不规范、管理漏洞等各种问题。

2020年3月以来,太重集团已重焕生机:

  • 2020年底,实现扭亏为盈;

  • 2021年,经营业绩主要指标保持两位数增长,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6.35亿元,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12%;

  • 202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68.27亿元,同比增长4.5%,利润同比增长2.7%。

云南在线

云南在线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云南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云南在线 yn.tjxsju.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